一只小瞎子

獒龙/黑邪/all邪也行/紫黑/黄黑/all黑/攻受绝不逆/攻党

我做错了什么啊明明你回来啊😭😭😭😭😭

有没有哪位大佬有这张图原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圣火令】从两个人到三个人(上)

☞大概是 @袖砸今天咸鱼了吗 太太的梗的扩写

☞没圣火所以肯定会ooc的预警

☞不喜勿喷,欢迎捉虫

☞最后再次强调,ooc是我的,圣火令也是我的x



当你又一次看见圣火令把小圣火关进书房时,你微笑着,没错,很和善(原谅我不懂得怎么大写加粗)的微笑。

和圣火令在一起后,你曾一度怀疑这种大众情人般的男人是否可以托付一生。但出人意料的,当你们在一起后,圣火便变的更加温柔,却也越发粘人,恨不得时时扒在你身上。

于是众刀们就不满了。

当圣火令再次将你拥入怀中,轻轻地嗅着你的发香,闲着没事干地“小花猫,小花猫”地叫着你时,你羞红了脸,用拳头锤了圣火令胸口一下。

“啪嚓”,听起来貌似是谁捏碎了茶杯。

“......无剑你们能别在这扰我清净吗?!!”这是气到牙齿都在打架的屠龙。

旁边的倚天没有说话但是周围的气压低到向来很健康的绿竹也打了个喷嚏。

灵蛇也没有说话但不懂得从哪里掏出来了一堆蛇。

你往刚刚发出“啪嚓”声的地方看去,只见孤剑正在清理着刺进手中的碎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竟是孤剑先忍不住了。”你没心没肺地想着。

孤剑像是感觉到你内心的小高兴(bu)抬头狠狠地剜了你一眼。

你哈哈地苦笑了一声,马上说道:“各位大佬我们马上走!坚决不能脏了您们的眼!”然后扯着那人的颈带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可那人笑了笑后便用那迷倒众生的脸对着你说道:“小花猫,你可是想要与我独处?”说完,将头低下,在你耳边用气音说了句,“别急,今晚还有很多时间~”

红晕迅速从你的耳朵一直烧满整张脸,“......流氓。”

“那也只对你流氓啊小花猫~”圣火令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这时,一旁的玄铁重剑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拿起手中的武器,以:)这个表情平静地说了一句:“信不信我把你们打得叫爸爸。”

于是你和圣火令终于识相地带着^q^这样的表情跑走了。

今天的无剑和圣火令也在挑战着众刀的底线呢(笑)。



----------------------------TBC------------------------------

没错这就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只是懒得码字了(不要打我)

小圣火大概下章才能出来

果然我的文笔是真的废刻画人物完全用侧面描写(orz)

如果大家显剧情拖沓还很乱的话就别看了吧保护眼睛要紧

继出了飞燕后又出了孤剑和白扇子诶嘿嘿。今天真是心情美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尊上和飞燕我都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喵喵喵这是怎么了?

(怎么把有个tag也打上了手动再见)

#ooc那是肯定的,各位客官不喜请退出

#第一次写文文笔真的很差然后同上面那句话

#张老师并没有精虫上脑

#大概是一个想找存在感的小透明

#如有雷同只能手动再见

“砰”,当张继科又一次把肖战发过来的球打到飞然后落到自己头上时,肖战终于忍不住了。

“你这是干嘛?!还想不想练球了你哈?”

张继科抓了把头发,嘟囔了几句,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模样,肖战一看气不打一处来,恼怒地说道

“行行行,不想练就别练了!去!帮马龙那捡球!”

张继科闻言,心里头窃喜了一会,这不,正和他意啊,他一改刚才那副样子,带着狗腿子的语气地连说了好几句“谢谢指导”就赶紧窜到旁边马龙那桌。肖战看着张继科愉悦的背影,狠狠锤了几下自己的光脑壳

“我培养的这是什么徒弟啊!有了媳妇儿忘了爹!”

再说那边,张继科一边捡球一边偷瞄着自家龙队。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后,汗水已经把马龙的衣服打湿透了,晶莹的汗水从额头划过颧骨,又慢慢向颔部划去挂在下巴上,让人有一种用舌头一点一点舔去的欲/望。衣服因为汗水微微贴在身上,显出好看的身形。剧烈的运动使腿上的肌肉爆了出来,线条清晰,看着就很好捏。在男性中偏白的肤色被灯光一衬几乎白到反光,有点那什么仙的气质。一滴汗恰好落在了眼角,汗水和眼睛闪烁着光,好像有一条飘满了花灯的河流进了马龙的眼睛里,十分灵气。但打球时所散发着的盐味为马龙平增了一股子禁/欲气息。

想亲近他。

想抱抱他。

想亲亲他。

训练完后,马龙和张继科击了个掌,从张继科手中接过水瓶,大喝一口,漏出来的水顺着脖子流下滴到锁骨上。马龙抛开了自己在比赛中的盐味,略带傻气地朝张继科吸吸吸地笑了起来。

“笑啥呢这么开心?”张继科不顾马龙身上的汗,将下巴放在马龙肩上,用手抱住马龙的腰,深深地在颈脖处吸了一口,恩,奶味的,还是我的马龙。

“你刚刚是不是一直在看我。”显然是陈述语气。

“切,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明明是一个很老的梗,在当下却像是一种调情的方式。

“是啊,我确实在看你,怎么着吧,要杀要剐随便。”马龙用手撩着张继科脖子上玉坠的绳子。

“那怎么舍得?含着都怕化了哪里舍得杀你?除非把你艹进床垫里。”张继科发誓,自己在说这话的时候真的没有那种想法,只是逗逗马龙罢了。

果不其然,饶是平时镇定自若的马龙也还是受不了张继科太过于直白的话,耳朵尖迅速地红了起来,整个人白里透红,看起来像一个水灵灵的水蜜桃。张继科露出了核桃笑,在马龙耳边说了一句

“放心,要艹也不是现在。”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球桌旁,招呼着肖战过来发球练习。肖战表示你这孩子咋这么麻烦呢真是却还是走到了张继科的对面开始喂球。

“......我艹!”马龙小声地骂了一局。和他对练的周雨刚去拿了瓶水回来就听见龙队爆粗,而科哥也刚走,马上心领神会:

“怎么了龙哥?科哥惹你生气了?”老实说,周雨几乎都怎没见过马龙爆粗。

“没事,被狗咬了一口”马龙笑笑,又把周雨拖回去训练了。